欢迎来到QQ分组网,本站网为各位网友准备了大量的QQ个性分组图案包括QQ情侣分组,QQ好友分组,如果喜欢,就把本站记在QQ资料!
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
您当前的位置:qq分组网文章中心QQ空间日志 → 文章内容

QQ空间日志:堕落的爱情,你和我,都丢了自己。

作者:QQ分组  来源:www.qqfzm.com  

 堕落的爱情,你和我,都丢了自己。蓦然回首,我们再也无法回去。

   冰冷的空气里,他抱着一本日记。表情生冷而平静。他在想她流泪的样子。就像回味她笑眯眯的说幸福的样子一样。

   可是,她走了。香消玉陨。带着遗憾和悲痛。只留下无奈、脆弱和痛苦,以及绝望却又色彩斑斓的文字。

   可爱的蠢女人,最艰难的时候,你都愿意陪我一起。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就这样离开?你在跟我玩游戏对吗?你在惩罚我是吗?你故意让我伤心…他的泪顺着脸颊滴下来。无声的、苦涩的。

  他叫威飒,有个比自己小10岁的女友,叫颖彤。
 
   两年前,威飒的公司在春节来临之际,正式宣布倒闭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不再与别的女人有来往。公司没了,号码换了,从公寓搬到了出租屋。

   颖彤在那时开始与他同居,为的是逃离继母的俗言恶语。

   想起与颖彤相依的日子,威飒带着泪的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。那时候的颖彤,纯真而善良。即使同吃一份3块钱的盒饭,她的笑容也依然灿烂。但是,他知道一切都太晚了,晚到没有来得及让颖彤亲耳听一次他说“我爱你”。

   他始终不相信,她的笑容和声音、她闪烁的眼神、她的性格和脾气,就这么没了……

   过了很久,威飒颤抖地翻开日记本,第一页显赫的写着:永远不会原谅!

   颖彤,你可知道,我也永远不会原谅你!?终于,他再也忍不住,闭上双眼,任凭日记本浸润掉下来的泪滴。只是,颖彤,为什么不等我?你这样离去叫我如何原谅你???




   他们相识在那年秋天。晚上8点,威飒接到了颖彤的回复电话,然后约了见面时间。
  
  第二天,颖彤被前台带进威飒的办公室。趁她入坐的空隙,威飒花了2秒时间打量眼前的女子。天蓝色的棉布裙子,白晰的皮肤、黑亮的长发、清澈的眼神、洁白的牙齿… 她的笑容如同含苞待放的小花蕾,清醇且甘甜。他想:我要拥有她。

   上班的第一天,威飒便以上司的名义约颖彤出去见面。在华南路一家名叫米罗啡馆的咖啡厅。他远远的望着入口,或者这个角度可以更好的欣赏她的所有线条。

  威飒。很特别的名字。颖彤拿着调羹一边搅拌咖啡,一边品位这个名如其人。威飒也刚好有时间欣赏她的眼睛、鼻子、嘴辱和纤细的手指…很美,但是皮肤白得有些病态。这个需要呵护的女子,我要如何拥有?

和普通的办公室恋情没什么两样,他们每天面对面坐着,下了班约会、聊天、吃饭。唯一不同的是,威飒从不愿公开。
 
   而颖彤没有任何怨言,只要能够呆在威飒身边,就是她的幸福。当然,以威飒的魅力,没有女人能逃过他的魔掌,只要他愿意,即使高傲自负、冷若冰霜,何况颖彤一小丫头。

“不管你以前有过怎样的经历或者故事,请从现在开始不要骗我好吗?”颖彤用天真的眼神说的不容置否。

“你觉得我有怎样的故事?”威飒叉开了话题。 只是,颖彤,对不起!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感谢上帝让我拥有你!可是我却不能爱你!




   南方的初冬,室内也渐渐也有了些凉意。威飒被空调吹醒来,环视了一下周围,看来昨晚又醉了。在他穿衣服的时候,床上的女人醒了。她揉了揉那双低迷的丹凤眼,然后光着身子坐起来。

“威飒,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吗?只要你承认我们的关系,其它我都无所谓。”

“阿雅,我说过,如果你觉得开心那就这样!否则别再找我。不过现在我要先离开。”他极不耐烦的说。

“混蛋!你当我是什么?”枕头随着女人声线的方向击中了威飒。
 
   他俯身缓慢地将枕头检起来。“游戏规则我们都很清楚不是吗?你不要作茧自缚!”说完走向门口。
 
   阿雅从床上跳起来。“不许走!什么游戏规则?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去你公司?还有那个小狐狸精!”

“别闹了!”威飒掰开了她的手。“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,你好自为知!”他约了颖彤今天一起喝早茶,不想迟到。

“威飒,算你狠!但是你记住:这样对我,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

“我等着,那么现在到此为止,OK ?”

“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!”阿雅歇斯底里的朝着他的背影吼叫。

  后悔?整日周旋于各形各色的人物之间,他已经麻木了。工作,泡吧,女人。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。可是现在,这个俗不可赖的女人,可恶至极,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。

   好了,让他们都见鬼去吧!他不禁更加渴望见到颖彤。是的,只有她可以让我感觉轻松,就像透过云隙的阳光。



   不久,威飒的公司疑因内部员工和对手勾结,被迫倒闭。他一时间穷途末路。同时,正式和颖彤生活在一起。也许受失败的打击,威飒更加爱酒如命。每天夜里,在不足20平米的出租屋,颖彤总是一边写文章,一边等他回来。 
 
   没有人知道,在那个空荡荡的出租屋里,颖彤流过多少泪,写过多少字,数过多少伤。
南方仲夏夜,连空气都是浮澡的。威飒习惯的走到“蓝调”吧台前坐下,并顺势夺过另一男士的酒一饮而尽。这男士叫林浩,与威飒算得上生死之交。见到死党,林迫不及待的说:“帮帮我好吗?我真的很想摆脱她,告诉我该怎么办?”他的眼神空洞而颓废。

“你的新娘?怎么回事?”威飒递给他一杯威士忌。

“一切都是婚后才知道。她变态,她是疯子,她,她根本就是魔鬼…”林语无伦次的描述。

   不知道这哥们到底糟遇了什么,但这又是一场失败的婚姻。想到这儿,威飒的心情更加糟糕。 “干杯!咱们喝酒”

  爱情,在他的字典里早已不复存在,Game over,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。而那种庸俗不堪的婚姻,无聊得让人反感。但没有女人可以逃过他的魔掌,这种优越感越发的使他目空一切! 听着充满诱惑的音乐,看着艳丽妩媚的女人,威飒觉得自己突然很需要这种发泄。粗俗、原始、简单的满足。他拉着林浩走进舞池,这里,没有烦恼、没有失败、没有情、没有爱……暧昧的灯光下,他和她,男和女,相互迷恋。。。

  第二天早晨,威飒回到出租屋。颖彤趴在桌上睡着了。他看到日记本上的文字:

   一个脆弱的灵魂,在等待中沉沦,一颗冰冷的心,为爱乱了方寸。
   我知道这样不好,却又卑微乞讨,似是感情奴隶,爱也只有这么少。
   爱情在他看来幼稚无聊,眼泪在他心里是无理取闹,以为有他不再寂寥,原来他什么也给不了.
   不奢求鲜花珠宝,不渴望天荒地老,只要久久好好、真真切切爱我一遍,虚荣也罢贪心也好,只要他真正爱我一遍就好.威飒,只要你真正爱我一遍就好,可是我要不到,可是他给不了。。。

   威飒叹了口气.然后坐下来欣赏颖彤婴儿般的睡相.安详而温暖.宝贝!请不要多想!他在文字下方写道。

  夏末的炎热使出租屋越显狭小,威飒和颖彤的争吵也越来越多。最凶的一次是在一个狂暴雨的晚上。为了一件小事。威飒又去了酒吧。颖彤在雷声轰隆作响时冲到街上打手机给他。 

“我们分手吧!”“你说什么?“我们分开吧!”“你在哪里?”“再见!”

   颖彤仍掉手机继续行走。这是她第一次显露最疯狂的举动。没有泪水,或许有但被雨水淹没。
 
   威飒关掉手机继续喝酒。一个自傲的男人,但他的魅力,足以使女人为之疯狂,即使现在一无所有。

   再次开机是两天后,他看到无数条信息来自阿雅的号码。
 
   急诊室门外,威飒坐立不安。是该着急的,如果里面的女人抢救不及时,或者有别的什么问题,他第一个脱不了干系。

   不过很幸运,这个聪明的女人选择的是割手臂。

   原因很简单:威飒不听她电话,并且不回信息。因为他要照顾颖彤,她淋雨的那天晚上生病了。整个一天一夜,他守在她的身旁,不停的换毛巾缚她的额头。

  等他赶过去的时候,阿雅躺在地板上,鲜血流得满地都是。

   好累!也许不该这样,结果始终都要有人来负责。可是要怎么挽回?他在酒吧阴暗的灯光下自言自语。



   秋天到了。南方的城市,没有不朽的传说,也没有草长莺飞。只有树叶不停的飘落。突然想起一句话:叶子的离开是的追求,还是树的不挽留?

  颖彤站在一颗大树下面,忧伤的问自己:如果我说离开,他会挽留吗?  

“我们忘记以前的不快乐,好好生活好吗?”威飒认真的对颖彤说。

“你觉得有些伤痛可以说忘就忘吗?”她的表情庸懒而颓败。

  为了缓和气氛,威飒请颖彤吃饭。这是一起生活后,他第一次请她。在去饭店的途中,他们遇到了林浩。
 
   林浩一眼便认出了颖彤,他永远也不会忘记,一年前,在那个秋天的午后,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,一边奔跑一边呼叫抢劫。

   世界真的很小,居然可以再见到她。只是再见恨晚,这种感觉让林浩开始相信造化弄人。

   而此时没有人知道颖彤复杂的表情后面,又有着怎样的秘密。

“你们两个怎么了?”威飒看着两个人沉默不语关切的问。  

   颖彤故做镇定的说:“没什么。林浩大哥,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,谢谢曾经仗仪相助!”。既然这是上天的安排,那么只能接受。




   太阳照常升起,日子仍然继续,秋日的暖阳真的很舒服。威飒上班了,颖彤在出租屋附近的小公园散步。她喜欢被刺眼的阳光照射,享受那种穿透皮肤灼热的疼痛。当她在亭子里的石凳上坐下来时,一个陌生女人向她走过来。

“我们谈谈。”女人冰冷的说。

“我认识你吗?”

“我是威飒的女人,他没跟你提过?”

“哦……”颖彤愣住了,威飒的女人!?“你,找我有事吗?”

“我希望你离开他。为他,我死都可以,现在孩子3个月了,他不能没有爸爸。这是检验报告。”

  因为颤抖颖彤没能接住那张纸,只觉得大地不停地摇晃。但是却看清了女人手臂上刺眼的伤疤。她大步大步地跑开。眼泪肆意的纵横。离开!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离开这里……

   傍晚时,威飒在山顶上找到了她。

“我都知道了,颖彤,不要这么折磨自己。我知道你不会回爸爸妈妈那里,可是求你不要一个人乱跑,你这样很危险,让我很难过。我们回去好吗?”他去拉她的手,被她倔强的推开。

“好吧!那么我离开可以吗?只要你乖乖的呆在家里就好。”

  颖彤终究还是回到了出租屋,继母已经不让她回家了。除了这里无处可去。她一个人呆在房间,不吃不喝,只是不停的写字,不停的写,疯狂的写。。。。
  
   第二天颖彤醒来,发现门开着的,她以为威飒回来了。可是房东赶来说昨晚这幢楼来了小偷。这才发现手机钱包被偷了个精光。既然什么都没有,最好死在这里。这样想着,可是胃却痛得要命。房东心疼地把手机给她,让她打电话给朋友。

  可以打给谁吗?除了威飒的号码,她记不起任何人的。除了威飒,她已经跟所有人失去了联系,她的世界里只有他。一年来偶尔会在一些小杂志上投些稿子,混蒙点稿费。除了购物,其它所有的时间她都呆在房间等待。花样的年华,就这样葬送在出租屋。 但是她愿意,拥有威飒就等于拥有一切。




      颖彤准备将手机还给房东时,看到了桌上的名片,是林浩的。

   半小时后,林浩出现在小公园门口。他什么也没问。

“我饿了,请我吃饭。” 颖彤面无表情的说。
  
   在附近的餐厅里,颖丹狠狠的吃饭,然后狠狠的喝汤。安静看着她,他知道,她在用野蛮的吃相俺盖心中无奈的疼痛,只是威飒怎么忍心… 

  晚上他们去了酒吧。颖彤一杯接一杯的干。林给她很多纯净水,他说这样不至于太伤胃。她乖乖的喝完一杯酒,然后再喝完一支水。坚决而逆来顺受,直到不醒人事。
  
   林浩送她回家,可是太黑了,根本找不到她的出租屋是哪一间。既然是哥们的女友,在家里借宿一晚,老婆应该会理解的。这样想着他把她带回了自己家。

  一见林浩扶个女人进门,林夫人劈头盖脸就破口大骂。林连忙解释。不说还好,一提到威飒,林夫人更像极了母老虎般扑向颖彤。

   林浩根本没有想到这种结果,他很想带颖彤逃离现场,可来不及了,他老婆发疯的拽住颖彤的头发往外拖。  

“你这个贱女人!勾引威飒也就算了,居然还敢勾引我老公!@#$%[email protected]*&%$#…”

   林夫人一边唇枪舌剑,一边拳脚相向。林浩无法控制局面,颖彤又手无缚鸡之力。保护不了颖彤,他只好拼命的用脚踹老婆。早就想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了。死八婆,打死你!打死你! 什么绅士度,都见鬼去吧!

   住手。住手。警察来了。

“你们把那个疯女人带走吧!她是个神经病!”林一边指着老婆,一边气急败坏的说。接着飞快的跑过去将卷缩成一团的颖彤扶了起来。此时她已经醒酒了,只觉腹部疼痛至极。  

“这个贱女人专门勾引有妇之夫。威疯和林浩都结婚了,她偏偏跟这两个男人来往@#$%&*#@…你们把她抓起来呀!”林夫人继续撕吼,尖酸而刻薄。
  
   没错,她恨死颖彤了!不仅抢走威飒,现在还和林浩混在一起。这个不得好死的女人,我得不到的东西,你也休想得到!她的眼睛里此时灌满了敌意。犹如一颗闪着火花的诈药。

“赶快叫救护车,她在流血。”其中一个阿SIR大声喊道。

   此时颖彤摊坐在地上,皮肤苍白的如同纸灰。

“颖彤,对不起!你不要有事!我们去医院好吗?是我对不起你!我不该带你来这里……”林揽住她的肩膀抽泣着说。
 
  颖彤没出声,因为连说话的体力都没有。她想着林夫人刚才所说的话,然后费劲的扭头望向那个女人,并用尽所有的力气看清了她的面孔。
  
 是她!?是她!?…只觉一阵晕眩,接着便没了知觉。




    林浩每天都去医院,颖彤已经连续昏迷了一个星期。医生说她怀孕6周流产了。现在是她自己潜意识里不愿醒来。可是他联系不到威飒。

   而威飒此时正忙于处理一件很棘手的事。为了可以有资格光明正大的,亲口跟颖彤说:我爱你!

   第十天晚上,颖彤醒来。看见林趴在床边睡着了。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是他!?她拼命的搜索记忆,却只能想起那个女人和那句:威飒和林浩都结婚了。

   结婚了,他们都结婚了。她重复着。结婚了,结婚了。

“颖彤,你醒了?饿了吗?想吃点什么?”看到她终于醒过来,林兴奋不已。

“怎么了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你身体太虚弱,晕倒了,现在在医院。”

“威飒结婚了是吗?你告诉我,他结婚了是吗?”

“颖彤,别乱想,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。”

“不,告诉我事实好吗?我不想一直蒙在古里。”

“好吧!我想你也有权知道一切,威飒他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结婚了。虽然这段婚姻本是他不想,但却已成事实。并且现在已经有一个三岁的儿子。
  不过,他离开的时候告诉我是回家办理离婚手续,并拖我照顾你。我也很快离婚了。阿雅为了报复威飒,不择手段的骗我跟她结了婚,并且找关系整垮了威飒的公司。然后再拿着检验报告去威胁你。
   她什么都承认了。我,只是被她利用的工具而已。现在目的已达,一切也该谢幕了。”

  然后颖彤微笑。带着细微的嘲讽和淡淡的轻蔑的微笑。林伸手去摸她的脸,她的皮肤冰冷而且干澡得没有一滴眼泪。

“颖彤,不要太难过,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。”

  为什么要去帮我夺回包?没有包我就看不到未接电话,这样便永远不知道有个叫威飒的男人。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要帮我?如果知道如此,我宁愿万劫不复。可是还有可能吗?难道真是冥冥之中的命定?然后,她呆呆的望着林,不再有任何语言跟表情。

   次日,颖彤强行出院了。每天的每天,她不停的写字。她的童年,她的爱情,她的伤痛,她的绝望,当然,还有她未成形的孩子。大段大段文字在她的笔下连绵不绝。

  终于,在冬去春来,卉木萋萋的时节,颖丹的出租屋内死水般的沉寂,连写字的声音都没有。她离世了,没有人知道,这朵美丽的花儿是何时凋谢的。。。  

  在空荡且充满死亡气息的出租屋内,威飒发现了日记本。它静静的躺在角落里,犹如颖彤的灵魂,不再有任何生机。

本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

中查找“QQ空间日志:堕落的爱情,你和我,都丢了自己。”更多相关内容
中查找“QQ空间日志:堕落的爱情,你和我,都丢了自己。”更多相关内容

最新图片推荐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