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QQ分组网,本站网为各位网友准备了大量的QQ个性分组图案包括QQ情侣分组,QQ好友分组,如果喜欢,就把本站记在QQ资料!
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
您当前的位置:qq分组网文章中心QQ空间日志 → 文章内容

QQ空间日志:爱的雪候鸟

作者:QQ分组  来源:www.qqfzm.com  

潮起潮落,米黄的沙滩,绵延着淡淡的波纹;
人来人往,亮白的雪地,烙印下深浅的印痕;
风起风息,冰冷的玻璃,弥漫着蒙蒙的雾尘。

一世匆匆,聚散相宗,然而会不会有一个祂,也许身在你身外最远的地方,但却早已成为了你生命的一部分,难以割舍;隐约的光影,被囚禁在心间,成为你永远的心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〖壹〗

“十——九——八——七……”

“嘣……”炫目的焰火升腾绽放,从天空撒下的光辉,照亮了原本昏暗的车内。

我蜷缩在车内,微微颤抖的手指在车窗上不住地勾勒。

——喂?

——喂,嘉凝,终于接电话了,你在哪儿,拿完衣服赶快过来看焰火!

挂断电话,屏幕显示,七个未接。

雪花纷飞,缕缕寒意,寂寥地氤氲着。走出车外,舒展掌心,片片雪花入落掌中,缓缓消融,绽放出水晶般的花朵。关合掌心,我疾步走向沸腾的人潮。那件黑色外套,依旧孤单地躺在车座一角,还有雾气蒙蒙的车窗上,那早已模糊的指痕:尹麟轩。

回到家,已近凌晨四点,退去黑色外套抱在怀里,我倚在窗边。百叶窗微微飘荡,发出簌簌的声响。一季白雪,几多愁情,纵使轻飘的雪花给新年增添了许许惬意,盈盈间,仍旧拨动了我忧殇的心弦。

打开手机,又是一条条未读信息,内容大同小异:Happy New Year。要是以前,即便是这样相似的新年祝福,我也会不厌其烦地兴奋回复;可是现在,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读完所有的信息,然后一个个删除,亦试着删却,逝去的一年里我所失去的一切。

“From Louis:
  Happy New Year!”

指尖僵硬在删除键上,是他发来的。我急忙起身拉开房门看向对面,那道……紧锁的门,麟轩还没有回来。

——喂,嘉凝,还没睡吧,今天下午我来接你,去我父母那里吃饭,早点休息。

一鸣打来的。挂完电话,我打开门,走入那间双人房,打开挂在墙壁上的那本日记,提笔写下几行字,然会回到自己的房间,沉沉的睡去……

〖贰〗

——看来今天又要下一天的雪了,嘉凝你说呢?

——嗯。

坐在一鸣的车上,右手抚着玻璃望着窗外,一鸣早早打开空调,车内很暖,很暖,以致那凝结的记忆,又开始慢慢融化,晃动……

淡粉色的墙壁和窗帘,不算太亮的吊灯,还有那留在门上的一道道贴痕,很熟悉,又很陌生……

两年前,我抵达这里的第一天,就住进了这间不算宽敞却很温馨的小房间。当时房子里只住着房东和一个叫Louis的男生。Louis,听起来很大气;再后来,我知道了他的中文名,麟轩,尹麟轩,很书生气的名字。

他很热心地帮我把行李提到楼上,很巧,我就住在他的对面,中间还有一间尚未出租的双人房。

记得刚上学的那段时间,我总是丢三落四。一天清晨,我打开房门,门上贴着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,“‘丢丢’,别忘了带U盘哦,今天要做Presentation  Louis留”,旁边还画着一个很Q的表情。也就是从那天起,几乎每天开门,我都会拿到几张纸条,“面包给你烤好了,放在烤箱里,记得拿出来吃”,“晚上不许熬夜”,“开完门后记得拔钥匙”……每次拿到纸条,手指描摹着上面的文字,嘴角便会不由得微微翘起。直到有一天,“咚咚”两声敲门声,我打开房门,没有人,只留下贴在门上的一张新字条:八点半影院门口,不见不散……又过了两个月,永远记得那一天,我们羞涩地牵手走到房东面前,接过那套房门钥匙,上面刻着——双人房。

那个假期,我在服装店找到一份工作,老板人很好,薪水也很合理,直到现在,我依旧在那里打part-time job。

提出分手时麟轩说,他理想中的女朋友,是一个能够把爱情视为full-time job的女孩,而我,不是。然而那天上午,我刚刚向老板提出辞职,想要多一些时间陪他,只是,还未来得及告诉他,我们就……

第二天,我又重新回到服装店上班,老板什么也没说,或许是因为,一切的心殇都写在我脸上。朋友们为我的如此镇静而不安,而我,除了工作,不知道还能用什么,来麻痹自己心里尚未愈合的阵阵悸痛。

07年的12月31日,郁闷的一天,回到房间,打开行李箱,衣服里夹着一个本子。好久没有打开过了,这是一本有两个密码锁的情侣本,相当于有两个小密码本组成,那米黄色的印花纸上,熟悉的文字,曾犹如浓浓的黑巧克力,甜蜜地流淌。

打开我那半日记,提笔写下一小段文字:

【12月31号,新年的前一天,服装店照常营业。下午,老板正准备让我提前下班,一对情侣走进店内,这一年接待的最后一对客人,竟然是麟轩,和他的……

——她是我的女朋友,芷琪。

这件黑色外套原本是芷琪心仪的,打算在晚上穿,却被我用“已被人订走”的谎言拒绝售卖。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,只是,当我从老板手中买下这件外衣时,心中产生莫名的快感。

下午回家,我向房东提出搬家,麟轩恰巧站在身后,房东无奈地摇摇头,“唉,年轻人……”在他的劝说下,我们才决定依然留在这里,只不过,各自搬回原来的房间】

这个本子曾经是我和麟轩各自吐露心事的私密天地,写完日记,重新锁住它,一番犹豫过后,我还是决定依旧把它挂回原来的位置——那间双人房的墙壁上。

以前的我,从来没有记日记的习惯,直到遇见麟轩,拥有了那本属于我们的情侣本,我才慢慢开始记录点滴,记录着,逝去年华里,那些被风吹走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月25日,再次走入双人房,打开日记,翻到一页空白,写下:

【2月25日,出现“幻觉”。今天上班,下午,无意间,感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口晃动,走出店外,原来是一群小朋友在打闹】

6月17日,打开密码锁,提笔:

【17/6/08 交了新的男朋友,Tim,一鸣】

8月7日,不知为何,毫无睡意,起身走进双人房,落笔:

【8月7号,难忘的夜。今天是农历的七夕,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一鸣,独自一人走进影院看了那部《假如爱有天意》。这部电影曾经是我和麟轩十分期待的影片,而且据说开场就有我最爱的卡农。原本打算去年七夕一起去看,但因为我上班而错过那天最后一场。今天在电影院竟然碰见了麟轩,我们的票只隔着一个座位。不知这算不算是圆了我们的一个遗憾,只不过,当故事演到男女主角举着衣服在雨中幸福地奔跑时,麟轩被一个电话叫走,那个人,是芷琪】

直到08年的12月31日清晨,正当我准备打开日记填补这一季最后的空缺时,我发现另一半密码本被打开了,无法隐忍的冲动促使我翻开了他的世界:

前面的日记已被撕掉,只留下了厚厚的一层碎边,首篇是从2月25日开始。

【2月25日,愧疚的心。今天上午我拜托房东,暂时不要出租这间双人房,因为墙上的那本日记,日记里的故事,应该珍藏在故事发生过的地方,不被打扰。下午悄悄去到嘉凝打工的地方,站在店的对面,就那么静静地,远远地望着她。她很忙,一边帮顾客搭配衣鞋,一边还要将刚到的货拆包。看得出,她很疲惫。这时突然意识到,原来以前和她交往那么久,竟然一次也没去过店里看她,哪怕是送上一份简单的午餐……】

【6月17日,莫名的殇。听说嘉凝交了男朋友,不知为何,在朋友面前,我的嘴角是僵硬地翘起。是不是时间太过遥远,以至于让我遗忘了那微甘苦涩的味道。只是当酸涩再次在心中滋长,眼眶里透射着灰一般的黯然……】

【8月7日,爱有天意。芷琪嚷着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——《假如爱有天意》,我骗她说票卖完了,因为在我心里,这是只属于我和她的影片。今天竟和嘉凝在影院巧遇,难道真的有天意?当我看到故事里的梓希和尚民在雨中欢快的奔跑,我假装接电话离开了电影院。在那一霎那,我真想紧紧握住嘉凝的手。然而我没有,虽然仅有一臂之遥,但我深知,我们身外的距离,恍如几世光年。现在的嘉凝很幸福,一鸣向我承诺过会竭尽全力守护她,而伤害过她的我,没有资格再去打扰】

……

〖叁〗

——嘉凝,我们到了。嘉凝……

——嗯?哦,到了,这么快。

——呵呵,在想什么呢?

——哦,没有,我在想一会儿记得去取订婚戒指。

寒风吹进那间空荡的双人房,掀开两半未锁的日记,两页粉色的印花纸上,分别烙印着两段升腾着岁月痕迹的文字:

右边

【爱的雪候鸟,一直在你我之间翩飞,原来分开了那么久,那份情依旧始终不愿南飞。就让我的心中,永远为你停留一只雪候鸟,只想留个位置,当思絮袅袅升腾的时候,淡淡地想念一会儿,别无他意,只是想念】

左边

【一世匆匆,聚散相宗,却想在心中给某人留一个位置,也许她在身外最远的地方,但她早已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,难以割舍;隐约的光影,被囚禁在心间,成为我永远的心囚】
 


两段文字的末端,各写着一行字:

【我会永远记得,曾经爱过的你 Jenny  01/01/2009凌晨】
【我会永远记得,曾经爱过的你  Louis  01/01/2009清晨】

〖完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