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QQ分组网,本站网为各位网友准备了大量的QQ个性分组图案包括QQ情侣分组,QQ好友分组,如果喜欢,就把本站记在QQ资料!
网站地图 | 收藏本站

您当前的位置:qq分组网文章中心QQ空间日志 → 文章内容

QQ空间日志:匆匆一瞥,那浮光掠影的爱

作者:QQ分组  来源:www.qqfzm.com  

 守着黑夜的孤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咖啡伴我夜夜等归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收藏唇边浅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淡淡啜痕的余温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为三生犹念的温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守着发黄的曾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着你的微笑我沉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你满眼的温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念你灿烂的笑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一生最爱你的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放弃所有的矜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何谓定三生我不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愿意夜夜守归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分分秒秒的相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是上天给我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向上天求来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完美是我梦想的进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放弃天真的任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时时刻刻的祈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别让我放下牵挂你的心







【一】想念旧时光 oО

  “同模特儿一样,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是将信息传达给每个人。就好比模特儿只能体现服饰,不能过度强调自己一样,播音员在播报新闻的时候,一定要字正腔圆,不带任何感情色彩。对于一个播音员来说,更为重要的是自己的语言、音质,形象次之。这些你都没有学过吗?当初怎么进来的?”李幻雪泪眼汪汪,紧闭双唇。方正浩却丝毫不为所动,继而又怒吼道;“滚出我新闻部!”

   夏天的夜晚,凉风习习,霓虹初上。城市上空的摩天轮仰视着满天繁星,地面上的女孩仰视着迷幻摩天轮,那是怎样的一种旋转,带着夜的静谧,夏的温馨。曾几何时,他告诉我;“仰望摩天轮,仰望幸福!”女孩转身,亮亮的灯光下,一张纯美的脸,只是有两行泪,淡淡地落下。

   事业在左,爱情在右。当年李幻雪转身向左,选择了主播室。放弃了爱情,放弃了可以嫁入豪门尽享荣华的机会。出身清平,拙于交际,她自认与富贵无缘,所以认认真真忙于事业。“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西方才有,中国讲的是门当户对”,一年前,她十分冷静地拒绝了杜杰的求婚,告别了校园时代大家公认的浪漫爱情。

   虽是夏夜,但仍有几分凉意,李幻雪打了个喷嚏,抱紧了双臂。五年前,在那所江南水乡的大学里,栀子花开,风铃摇曳。四季轮回,中文系的灰姑娘被经管系的帅气王子呵护四年,尽享虚荣和浪漫。

   一切恍如昨日,但却覆水难收。旧时光里,青春年少的我们,身处纯净象牙塔,哪知人间愁苦,离别滋味。


【二】那天。很卑微

   由于方正浩的强烈反对,李幻雪从新闻部调到了文化部,与云海(文学男主播)做一档文学类节目《文学树下》。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,李幻雪和那个台里最不拘小节的云海做了搭档,一起主持台里听众最少的《文学树下》。欲哭无泪。

   就凭他新闻部长方正浩的一句否定,我李幻雪就被贬到此般境地吗?虽有心理准备,李幻雪还是难以接受,自尊心极强的她,仿佛看见同事们鄙夷的目光,一档死水般的节目,邋遢的搭档,她快疯了。

   气急败坏的她一路小跑冲进了主任办公室,或许是年轻气盛,很不知天高地厚地,她冲主任吼道;“为什么,不过就是昨天的新闻,音质上不到位,至于让我调到文化部吗?《文学树下》谁都不愿意做,为什么单单让我做?当初台里面试,我可是第一名的成绩进来的!”伶牙俐齿的她一口气说完,嗑都没打一下。对面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,她望着李幻雪,微微笑着,轻蔑地,莫名其妙地。见李幻雪讲完,她指了指门,轻声道:“出去!”李幻雪顿时呆若木鸡,眼泪瞬间便淌了下来。

   “叫你出去没听见吗?你的眼泪我看不起!” 不知道是怎么出的那个门。李幻雪只记得在门口竞又撞见了方正浩,他面目憎狞地笑着,摇摇头。

   天空轰隆隆一阵后下起了大雨,李幻雪径直走向雨中,台里很多人都看见了,也许有人想给她送把伞,安慰下她,但是谁也没有行动。瓢泼大雨中,李幻雪撕心裂肺地哭着,她认为自己是优秀的,她不明白为什么如此轻易地,就变得这般卑微。

【三】爱的浮光掠影 oО

   朋友们都说李幻雪太冲动了,得罪了张主任,在广电你也算是没得混了。一时间李幻雪浑身瘫软,不知何去何从。那晚,大家喝的很痛快,都说才工作一年就苍老了。

  “幻雪,当年你要是接受杜杰的求婚该多好,哪用现在这般辛苦,我们啊,也可以沾点光”哈哈......大家都笑了,李幻雪也笑了;“我呀,也后悔,后悔!”“那样一个钻石王老五,你也舍得仍,哎呦呦,我们幻雪了不得,了不得!”KTV包房里的音响很大,大家带着几分醉意,肆无忌惮地嬉笑着,喊着,干杯。

   “幻雪,方正浩以前还喜欢过我呢,你知道吧?”小米带着诡秘的笑,微微扬起她那半醉的脑袋。“切!如果你们俩在一起,那咱们就绝交吧!”去死吧!李幻雪大声吼道,于是大家也跟着起哄,去死吧,歇斯底里地喊成一片。

   杜杰反复抚摸着手中的索爱,最终还是拨出了那个号码。“喂!”久违的声音细若游丝,杜杰怔了半响“幻雪!”电话那头没了声响,他似乎能感受到她淡淡的气息。他的心怦怦跳着,想她想她,思念穿越几百个日夜后又层层叠叠地涌来。当他得知幻雪后悔的话后就忍不住立即打电话给她,他多么希望,她能够回到他的身边。

   李幻雪把电话放在耳边,她的头很晕、很疼、很沉。“杜杰吧”她就知道是他,除了他还有谁呢,她冷笑了一下,为自己感到悲哀。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能接受杜杰的求婚,是自卑吗?抑或是自私?

   “幻雪,你还好吧,听说你最近不太好,刚才还喝了很多酒。”“没事,现在已经在家了,躺在我温暖的床上,呵呵!带着一丝苦笑,李幻雪感到一阵久违的温暖。

   那天,李幻雪和杜杰没有说什么,电话里有的只是大片的沉默,最后杜杰鼓起勇气问道;“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?”李幻雪淡淡地说;“我累了,睡吧!”

【四】曾经消逝的爱恋

   五年前,方正浩大三。流火八月,在学生会忙着接待大一新生。偌大的校园,校车驶进驶出,来来往往的学生、家长和老师,一片热闹。

   “你好,请问第三食堂怎么走?”刺眼的阳光下,一个天使般的声音传来,方正浩心头一阵跳动。转身,一女孩微眯着眼睛正焦急地望着他。高挑的她着一身蓝裙,漂亮的脸蛋,挺挺的鼻子。“哦,那,那边!”方正浩慌乱中指了指左边。女孩也不细问,一转身便跑开了,长长的马尾在阳光下划出美丽的弧线。

   不知道是不是一见钟情,那次偶遇后,方正浩便对那个身影始终念念不忘,他知道她肯定是大一新生,但他不知道她是哪个班的。于是每次在校园中碰到女生,他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,希望能够再次遇到他。搞得几个经常一起进出的哥们都取笑他“正浩这小子现在变色了嘛!”

   一年一度,学生会新成员招聘。作为组织部部长,方正浩忙前忙后,安排着各项选拔事宜。初试那天,来了300多人,整个活动室都满了,分成六个部门安排面试,忙活了一上午才结束初始。筛选出50位同学进入复试。

   “号外,号外!咱学生会要新进一位慧外秀中的美女喽!李幻雪,19岁,中文系影视文学2班,应聘宣传部,特长:绘画、书法,哈哈......”哦!哦!哦!一听美女,大家都凑了过去,哇塞,宣传部的同学都跳了起来,搞得其他部门都虎视耽耽,直怨组织部偏心,咋不给俺们部门招个美女撒。

   方正浩接过简历,血液立马沸腾了。这不就是那个女孩吗?他咽了下口水冷静道;“今天工作暂且告一段落,谢谢大家。50位应聘者的简历明天早上会移交各部门,按原计划安排复试工作。”

   很顺利地,李幻雪进了宣传部,男同学们对她真的是厚爱有加,连即将毕业的会长都说;“幻雪啊,不如我认你当妹妹吧!”方正浩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关注他,和许多人一样,他们都虎视耽耽却又小心翼翼着。

   虽享有各方宠爱,但李幻雪却是个比较低调的女孩,父母都是教师,从小受着很好的教育。自信、文静、亲切、才华横溢......这些性格特点更是让方正浩等人抓狂,备受煎熬。


 

————题记    文/安。蕊




【五】阴错阳差里的轮回 oО

   大学校园的周末舞会,带着几分青春的萌动,纷飞的欲望。方正浩捂住怦怦直跳的胸膛走向李幻雪。他伸出手,仿佛不经意间地,尽量随意地,可以挽回的,等待着。“请问你是请幻雪呢,还是请我呢,方部长?”方正浩抬头,只见不知何时小米已经和李幻雪并排站在自己面前。他顿时感到十分窘迫,随口道;“你说呢?”“哈哈!”小米拉住方正浩转身进入舞池。

   蝴蝶对对,满场飞飞。李幻雪望着小米和方正浩,露出诡异的微笑。小米这丫头,真的不简单哈,恐怕明天开始我就得一个人吃饭了吧!夜空里的星忽闪忽闪地,瞅着这群懵懂的孩子。

   李幻雪正望着夜空发呆,被小米猛拍一下,“我妈来了,快陪我一起去接她。”风风火火地,小米开始收拾包包,“算了算了,舞会才刚开始,你还没跳呢,我自己去吧,等下带我妈也来,你继续站着座!”说完,小米便扔下李幻雪和方正浩,跑开了。

   “那我们跳一曲吧!”方正浩期待地望着李幻雪,于是她将手伸向他。他接触到她手的一瞬间,微颤了一下。有点眩晕地迈出步子。李幻雪则很平静,端详着眼前这位冷峻的男孩,想着以后可能要做他和小米的电灯泡,有点不习惯,据说这位方部长很会摆酷呢,以后这该怎样相处比较好呢?哦,小米,就这样被这家伙抢跑了。

   李幻雪一味地沉思着,却没有发现,她和方正浩越来越近。他感到她淡淡的气息散落在自己的胸前,他嗅到她迷人的发香。他,已不能呼吸。

   舞会结束,小米都没有来。那晚,他们一直在一起,他那么近地触到了她,带着许多人的渴望。于是男生们开始骚动,他们说完了,李幻雪看来是要被方正浩这小子追上了,带着点嫉妒和不服,嚷着方正浩要请客。带着幸福的微醉,方正浩喜道;“她同意了就请!”哦!哦!哦!男生们哄叫着,谁都没有认真想那句话,连方正浩也带着糊涂。

   回到宿舍,小米和妈妈正大侃特侃,水果、零食摆了一大桌子。“幻雪,我后悔了!”小米冲正换鞋的李幻雪嚷道“开学的时候,咱们都办了动感地带的卡,才用一天你就说我的号带五个9,嚷着跟我换,现在可好,我改个业务人家都还要你老人家的身份证,刚才在移动厅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 “妈妈,不仅如此,上周办卡当天哦,我们的幻雪同学往什么学生会、文学社、报社各类社团投了好多简历哦,留得全都是我现在用的这个号,搞得我一直都没消停过。”小米字正腔圆,向老妈诉苦。“那就换过来嘛”李幻雪也被她说的不好意思起来,“换过来?你饶了我吧,求你!谁知道你现在的号又有多少人已经追踪到了呢。”

   夏天的夜晚,月儿高挂,凉风习习,在多雨的南方十分难得。小米妈妈很快回了宾馆。宿舍的姐妹们回来喧哗一阵后就都洗漱上床,开始夜谈会。突然,小米尖叫一声,猛踢了几下被子,继而疯狂地大笑起来。搞得大家都以为她极快入睡后梦游了。

   “姐妹们,我恋爱啦,对象——现学生会组织部部长方正浩,啊,哈哈哈哈!”哦!哦!嘻嘻!哈哈!女生们也嚷着,啥时间让我们也见下部长大人的潇洒俊荣?“明天他接我下自习,你们少捣乱!”切......姐妹们不满道,重色轻友。

   方正浩兴奋地几乎一夜未睡,想着怎样才能更加牢固地取悦她的心。自习后,他便匆匆来到中文系教学楼,楼前的草坪上有几处石凳,按照约好的位置,他忐忑不安地坐下等待着。

   李幻雪望着拿镜子照个不停的小米说;“快走啦!不然人家等急了!”“急什么,同学们都还没有走完呢,叫他多等等!哦,对了,你提前下去,帮我看看他是不是已经在那里了,在了的话,就给我发个信息,OK?”

   方正浩看见李幻雪走了出来,潜伏在一旁的朋友们响亮地打了一声口哨。他嗽地站了起来,看见她正望着自己,还挥了挥手,他抬起微颤的手也冲她挥了挥。方正浩正准备跑过去,却发现李幻雪挽着几位姐妹的手,嬉笑着扬长而去。

   怎么回事?他追了几步后,晃过神来。朋友们也围了上来,大家都没有说什么,只是拍拍了愤怒的方正浩。兄弟,现在女生都这样,闲着无聊,爱耍咱们哥们儿玩,别太当回事儿!

   小米很快回到了宿舍,哭成个泪人,说,还没有下楼呢,就接到方正浩电话“臭丫头,不喜欢爷就别答应约会,约了又不见耍爷玩是吧!”似乎还有更难听的,但是电话被人断了,小米边哭边说。大家都恨恨地说,好,以后我们和方正浩那帮小子势不两立。

   “臭小子!”方正浩抢过电话,“没有必要这样!”“正浩,为你好,骂两句消消气撒!”

   事实上,在得到李幻雪简历的当天,方正浩便记住了那个手机号。那天他发短信告白,也没有彼此的称呼,只是小米对方正浩爱慕已久,手机里早存有他的号码,信息一到,她自然就知道是方正浩!阴错阳差......

【六】恋恋风尘 oО

   李幻雪出现在《文学树下》主播室。“铁打的话筒,流水的主播”经过一夜的思考,她还是走进了这个不爱她的,她爱的广电,那些或许对她没有感情的,而她对它们有感情的话麦。

   有的时候人是需要经历一些困境和悲伤的,那样才更容易成熟,接近成功。当年方正浩望着相拥而行的李幻雪和杜杰握紧了拳头,发奋图强,现如今成了省台赫赫有名的主播。而李幻雪,因为方正浩潜在的报复、排挤反而变得更加冷静和坚强。

   李幻雪和搭档云海相处十分愉快,云海看似邋遢,却十分聪明,反映机敏,一起做节目,他能够很好的照顾到李幻雪,二人配合默契。他不管别人看李幻雪的眼光,他感觉她人很好。虽然自己说话通常没有什么力量,但是在很多李幻雪遭遇困境的时候,他都挺身而出,为她伸张。

   李幻雪成了云海的形象顾问,同时云海也成了她无话不谈的朋友。两个月后,经过努力,死水一潭的《文学树下》渐渐有了起色,部分听众反映节目名字太土,于是在征集大家意见后,文化部决定将节目整改,名字定为《文。听云唤雪》节目板块和内容也根据名字非主流的取向参合了一些时尚元素,自此深得听众喜爱。

   夏去,秋逝,冬来。那年底,《文。听云唤雪》成了省台文学类节目新宠。李幻雪、云海被评为年度十佳主播。因为频频表扬类亮相,在访谈部长再三争取下,那个曾经瞧不起李幻雪眼泪的主任同意,让她在一档访谈类节目兼作前线报道。

   李幻雪又开始恢复光鲜,精力充沛,生活充实。杜杰也没有再打电话,大家都成人了,说过不可以,哪能再纠缠。那年他们分手,杜杰说;“既然如此,那么我们就兵分二路,看谁先找到新的爱情。”

   有些事,注定发生,注定留下痕迹。

   阿桑歌友会,因为拥挤,李幻雪现场被歌迷推倒,右臂被踩伤,但没有请一天假。
   吴克群校园见面会,李幻雪不慎摔了手里的话麦,被部长当众臭骂,没有掉一滴眼泪。
   火灾现场,李幻雪机敏勇敢地协助社区和消防队转移群众,被电台以“蓬头垢面的美女”做了特别报道。
   敬老院采访,李幻雪面对老人们简陋的环境和清贫的生活,声泪俱下,引发了电台首次听众募捐活动。
   ......

   这个女子,倔强地做着自己的事,顽强地走着自己的人生。方正浩的心再次被强烈地叩响。如果说大学里只是最初的青春萌动,那现在是炙热的爱情。他发现他真的很爱很爱她。

   李幻雪也不是没有感觉,每每偶然间瞥见方正浩炙烈的眼神,她都非常忐忑。凭女人的第六感,她感到那是一种又爱又恨眼神,只是她始终疑惑,方正浩这种情愫究竟源于何处,所以她只能尽量避开他,把他的眼神当作幻觉。

   2月初,天气依旧很冷,竞还星星点点飘起了雪花。李幻雪兴奋地望着窗外从天而降的白衣天使。方正浩布置完当天工作,从新闻部走了出来,他看见那个每天会在他脑海里出现无数次的身影。然后,他看见她转身回头,冲他甜甜地笑着,像个公主,圣洁如昨!

   李幻雪依旧沉浸在对银色世界的喜悦中,看见方正浩,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。他走近她,平静地说:“晚上有时间吗?一起坐下吧,有话跟你说!”他已不再是那个青涩的男生,经过内心苦苦的挣扎,他还是决定放弃所有的矜持和自尊,这次一定要得到她。

 


【七】让我们相爱吧 oО

   飘雪的夜晚,浪漫咖啡厅,方正浩褪去所有的伪装,向李幻雪讲述了那些曾经消逝在旧时光里的浮光掠影的爱恋。这个28岁的男子,用他很有磁性的、略带沧桑的声音,敲开了李幻雪的记忆之门。二人也终于明白,没有谁是故意地制造着伤害。

   有种情愫在潜移默化中,改变着。李幻雪偶尔也会想起杜杰的那份体贴,那个因为自己的自尊、自卑、倔强还有自私而舍弃的人。但慢慢地,意识模糊,她开始渐渐想念方正浩,想见到他!

   男人在成熟后,通常会比较野心勃勃,对于想得到的东西,有着势在必得的心。1个月后,在方正浩的精心守候下,他们有了第二次私人约会。

   那次是在KFC,他们都很放松,谈了大学和广电的很多事!李幻雪这才发现方正浩原来很健谈,她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,新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吗?

   夜色茫茫,他们站在天桥上,看如流的车来车往。他抓住了她的手,继而送上了他炙热的唇。

   因为广电不提倡内部人员恋爱,迫于舆论和工作压力,方正浩和李幻雪一直都没有公开。每天眼神悄悄追随着彼此,发着短信息,一有闲暇时间便黏在一起。

   半分清醒,半分糊涂。不久后,李幻雪淡然地盛开在方正浩的身下。他的呼吸透过她的发丝,幸福的眩晕。

【八】幻灭。来势汹汹 oО

   交往两个月后,方正浩因为各方面优秀的素质,正式接手电视台晚间新闻。瞬间成了家喻户晓的面孔。李幻雪嘴角扬起浅浅的笑,她幸福地期待,更加成功的他,给她一生的幸福。但她不知道,分手却即将来临。

   在主任的安排下,方正浩见到了市长大人的千金陆婷婷。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,只是最后却是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干练的主任后面几天连续给方正浩施加压力。

   为了自己所谓的爱,有的时候,我们可以费尽心机。方正浩费尽苦心得到了李幻雪,如今,陆婷婷却将方正浩脱光在宾馆的房间里,不久后,该来的人都来了。方正浩捧着生疼的脑袋,迷迷糊糊中被人一阵拳打脚踢后,带着疼痛继续倒头而睡。

   事情很可笑地就那样成了定局。方正浩即使再如何追悔不应该一时心软去酒吧接喝醉的陆婷婷,也已无济于事。广电很快传开了他即将与市长千金订婚的消息。

   来势汹汹的突变中,受伤的人已无力回击。方正浩想起李幻雪就万分心痛,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光明前程。不了了之,李幻雪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南来北往,熙熙攘攘的人群,你浮光掠影的爱,最终还是注定消逝于天际!天空突然又下起了浑浊的雨,李幻雪撑一把伞,独自一人走向茫茫雨幕!

本文来至QQ空间社区推选日志,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

 

中查找“QQ空间日志:匆匆一瞥,那浮光掠影的爱”更多相关内容
中查找“QQ空间日志:匆匆一瞥,那浮光掠影的爱”更多相关内容

最新图片推荐 »